失憶 • 死囚



失憶症,不外乎是因為頭部的創傷、藥物副作用或酒精濫用所造成。失憶的其中一種類型,是記不得過去已學會的事情,完全不記得,但吃飯和走路這類生理機能卻不在失憶症的範圍,所以,依然可生活也得生活。




死囚,不外乎是因為幹了於法不容的勾當,而且是滔天大罪。死,雖是極道,但正義的伸張往往有限。死前唯一所能做的,亦是等死。但失眠和驚醒這類自然反應仍存在死囚生前的牢籠,所以,雖不願生活也得生活。



失憶和死囚,一個沒有過去,一個沒有未來。


失憶當然也曾有過幾段愛情,雖然說失憶不代表不曾存在,但畢竟是存在過去,毫無痕跡甚至無法回味那酸甜苦辣的愛情,本來有意義而灑過的淚水,失憶後全變成單純的蒸發;過去字字芬芳的情書,失憶後怎麼看都索然無味;就連馬路上擦肩而過的昔日戀人,失憶後都無法感受到那針扎的邂逅。


失憶問世人怎麼那麼想忘記昔日之戀?為甚麼世人總希望快樂多於悲傷,如果悲劇與喜劇同時存在。


死囚當然目前也有幾段戀情,但沒有未來就失去愛情存在的意義,一隻牢籠困獸,想要個像樣的親吻都無法,而既冠上死囚之名,愛情就失去了選擇與被選擇的權利,省下了去阿拉斯加度或希臘度蜜月的困難抉擇,省下了繼續或分手的難題,連餐費都省下了一半,沒有未來,甚麼都省了。



死囚問世人怎麼不好好安排倆人世界?為何世人總計較誰付出的多,如果現在與未來都將不存在。



硬要你做個決定,你說你要失憶。那,你就不要後悔。


除了傷心,過去那整場手含手的電影、背後突來的驚喜、早晨初醒時的吻、無縫隙的深擁、躺在手上的花束、那只有你看得見的眼神、午後茶下的談笑聲,都將失憶。


你說捨不得,那選死囚好了。


那代表你留住了一切思念,但下一個階段的愛情都只是邁向一個悲慘的結束,停止天倫之樂的想像,白頭偕老也只是故事書的結局,或者是一段詞手譜出的文字罷了。



失憶和死囚,一個只剩未來,一個只剩過去。


只剩未來的失憶,毫無愛情歷史做參考,重新受傷,重新心疼,似乎一切都是新的,但一切也都只是重覆的。重來的愛情你不見得變得更高明,因為對你而言都是新的。



僅餘過去的死囚,對於愛情的憧憬消失殆盡,怕辜負對方,怕自己受罪,一個已失去時間的囚人,還敢說要實現甚麼嗎?還值得去追隨甚麼嗎?



幸運的是,絕大多數的人都不在這兩類。


世人擁有完完整整的回憶故事,也同時享有無法預知的驚奇未來,雖然大前天才大吵一架,但後天還是決定一起去看場電影;穿上他去年送你的羊毛衫,也故意提醒他你的生日就在這個月;閱讀著他上次借你的「世界浪漫角落」,你還有太多的時間決定蜜月旅行去希臘或者阿拉斯加。


失憶和死囚,一個沒有過去,一個沒有未來。


幸運的是,你什麼都有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viola 的頭像
shviola

Everything means nothing

shvio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